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  »  我做了她的情人
我做了她的情人
网上QQ聊天也有年头了,只是和同学、同事之间聊聊而已,很少和其他人闲聊。一是自己的时间少,二是也
没有那种心情闲七杂八的。老婆对自己很好,没有那种冲动。可是后来家庭的变故,一切全改变了……老婆离开了
我,一切都没有了。那段时间天都是灰蒙蒙的,整天借酒浇愁。


朋友们都劝我想开些,没事的时候就带我去歌厅酒吧。也只有在那种场所才能麻醉自己。回到家躺在床上,看
着空空荡荡的房间,心情压抑得很。


有一次和朋友疯狂回来后,脑子乱哄哄的。耳边还在响着迪厅里那强劲的声音,感觉那种冲动还没消退。倒了
一杯烈酒一饮而尽。突然在这个时候QQ的声音响起,我走到电脑前打开QQ。看见几个陌生的号码在闪动。随手
一点,又是视频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东西。我骂了声娘希匹刚要关机,一个女孩子的图标还在闪烁。我打开看了看她
的资料。哦,岁数和我差不多。说是心情难受想找个人聊聊,我想他ma的反正无事可作,聊聊就聊聊。打了一句:
「喂,你好。」不一会,那边回话了:你好,是GG还是MM?我想你ma的都这个时候了,良家妇女都他ma的睡觉
了,都是一些色狼yin女在。我回了一句:「色狼!」那边呵呵的笑了:「你真直白。」我说狼都在黑夜出没寻找猎
物。一来二去就聊开了。


她说今天刚离婚,心情很郁闷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就随手找了一个QQ号码,没想到我还没睡觉。她说真是
缘份。我说我的缘份早没了,让一个女人带走了。不相信世界上所有的女人了。以前什么海誓山盟都是扯淡!也不
知道后来都聊了些什么,酒意困意上来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。


过了好长时间我们没在联系。偶尔上网看看她的图标都是灰的,也没在意。


心想一个离异女人的心情难受罢了,想找个人诉诉苦也是理所当然。


一天的深夜,公司所有业务都忙完了。伸了伸累得快要散架的腰,打开QQ发现她的在线图标闪动。一看里边
有好几条信息,说是最近忙了、没时间了之类的咸淡话。


我随手回了一句:「今晚有时间出来喝杯茶?」那边沉默了片刻,回了一句:「改天吧,太晚了。」我东拉西
扯的和她谈了起来。知道她老公自己有个公司,因为挣钱了看不上她了,和她离婚了。(我暗想:都老套了)男人
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才有钱看来是一点不假。


说她和老公白手起家,拼命的积攒下一些基业,到头来又回到起点。那几天非常伤心,感谢我在那天深夜陪她
说话。我都不记得那天说什么了,深一句浅一句的和她聊。最后她说有时间请我喝茶。她要我的电话,迟疑了一下
我答应了。


一天刚下班,电话突然响了。我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,就没接。过了一会那个电话号码又响了。我接了,那边
传出一个略带磁xing的女中音喂了一声。话筒里沉闷了三四秒钟,我说再不说话我挂了。那边喂了一声说别挂是我。
我说你是谁呀?「风」哦,原来是你。风是她的网名。她问我今天有时间吗。我正好没事便答应了她。她说了一个
茶楼的名字,我打车直奔而去。


到了那里,她已经在那里等我了。她大概32、3岁吧,头发染黄了,瓜子脸,皮肤很白,一看就是会保养的
那种女人。眼睛大大的特别有神。穿着很是得体,透露出一种成孰女人特有的魅力。


她上下打量了我好一会。看的我不好意思,讪讪地说:「怎么了,那里不对吗?」她呵呵的笑了,露出一口细
小的白牙。


「你不像是色狼啊?」我挠了挠头,「色狼你也看不出来呀。」她又笑了,「那怎么样才能看出来?」我说试
过才知道哦。她的脸红了,越发衬出她特有的女xing美。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。她很健谈,把她
和老公怎么创业,怎么的不易,家庭怎么后来发生变故,一股脑的都和我说了。说道动情处她还流下了眼泪。


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晚饭时候了,她看了看表说:「走,我请你。」不由分说拉着我的胳膊就向外走。就像认识
很久的朋友一样出了茶楼,她拿出一把钥匙,哦,她有车,是一辆白色的广本。


她开车我坐在旁边。就这样她载着我走进一间高档的酒店。看来她是轻车熟路,对这间酒店很熟悉。服务生对
她毕恭毕敬,「梅总好、梅总好。」的叫着。


哦,原来她姓梅,聊了半天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。


她要了一个雅间,点了很多菜。对我说:「别客气,这些都是我嬡吃的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?」我一个工薪阶
层能有几回来这种地方,好多菜听都没听说过,连声说好好,喜欢喜欢。她看出了我的拘束,对我说,别客气,以
后来几次你就适应了。她要了一瓶芝华士,问我喝不喝,我摇了摇头说不嬡喝洋酒。她招呼服务小姐给我点了一瓶
五粮夜。


说了半天我还没介绍我自己。我姓宋,天津财大毕业。今年29岁,一米八二,刚离婚。在一家上市药业公司
做财务。在学校是男篮先锋,感谢父母生了我较好的面貌。同事们都说我像佟大为。我常逗他们说佟大为像我,只
是我没机会投身演艺圈罢了。


这顿饭吃了将近一个半小时,席间她的电话不断,看得出她很忙。最后索xing她把电话关机了,对我说和你吃顿
饭这么多事,不好意思。我说没关系,不介意她用手托着下巴眼睛深情的看着我,说;我介意。看得出她很喜欢我。


在酒精的作用下,我试探着触摸了一下她的小手,她并没有退缩,反而扣紧了我的手。她的手光滑而细腻,指
甲红润,就这样我们摸搓着互相的手。我壮起胆子凑到她耳边说:「今晚我不回家了。」她的眼睛已经迷离了,不
知道是酒精的刺激还是她rou慾的原因,点了点头。


她结完账,开车进了市区边上的梅江小区。那里是稍微有点钱财的主儿住的地方。坐电梯上了8楼的一个房间。
是一个越层的屋子布置的很堂皇,名贵的沙发,高档的家电,满屋子名牌用品。


我「我赛」的喊了一声。她说道这是她的家,离婚后这间房子给了她,因为伤心的缘故,她几乎不在这里住。
偶而来这里打扫一下卫生。她说你先坐,我给你倒杯茶。我谢了一声。「哦,那里有电视,你打开看。」我打开电
视里面正在演《士兵突击》。许三多正在说那句经典的话:「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着!」她穿了一件粉色的睡袍
出来,越发衬托了她皮肤的白嫩,玲珑的曲线若隐若现。见我正在看这部电视说道;你也喜欢这部电视剧?我说对,
很喜欢里面的人物。有血有rou,不像那些韩剧无病呻吟。她说最喜欢里面的许三多,虽然人不精明,但是对事情执
着。做的事情虽然欠缺,但是是一个勇敢的男人。不像现在社会上的男人油腔滑调,对人一套,背人一套。


她很随意的坐在我的旁边,就像是两个相恋的人一样。她把盘发打开了,长长的发梢弄痒了我的鼻子。我打了
一个喷嚏,茶水洒在了我的西服上。她慌忙的用手擦去水滴,我赶紧说不碍事的。


她仰起头,小嘴正好对着我。我一把把她抱住,猛地吻了下去。她挣扎了一下,但在我粗大的双臂之下又有何
用?她不再动了,而是迎合着我,舌尖在我的口里像一条游蛇般的窜动。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,jiji在不知不觉中
已经翘起很高。


她的手隔着我的裤子摸了一下我的小弟弟。她啊了一下嘴里喃喃自语的说:


「你的好大啊!」热血在我的身体里沸腾,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如此亲热了。


我脱光了自己的衣服,小弟弟在下面已经拔剑怒张。


她的脸已经发红了,应该是酒精和se yu刺激的结果吧。我一把拽下她的睡袍,饱挺得ru房一颤一颤的,ru头就
像是一个22、3岁的女孩子粉嘟嘟的。她穿了一件粉色的内裤。看来她是喜欢粉色的。喜欢粉色的女人天生嬡做
梦。


我把手伸进去,她的私处很饱满,我找到她的yin蒂轻轻的抚摸着。她的BB已是小溪潺潺了。我一使劲把她抱
起来进了卧室,宽大的双人床上铺着一床鸳鸯戏水的真丝被子。


我把她放到床上,让她的双腿叉开,三角区的毛毛浓密。我低下头从她的小腿部吻起,用舌尖慢慢地游滑。一
只手轻轻的揉捏着她的yin蒂,她嘴里呻吟着,用手抚摸着我的头:「哦宝贝,你好坏……不要这样……你……哦你
……痒死我了……」我的舌尖还在继续向上游动,慢慢地靠近她的大腿跟部。我的一只手慢慢地探进她的小洞,小
洞很湿,轻轻的进去了一点点。她扭动着身体,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:「进去……进去……乖……进去……」我偏
要反其道而行之,停止了手中的动作。吻着她浓密的毛毛,用牙轻轻的撕拉着她的yin唇。


她开始求我了:「乖,别这样,姐姐受不了……里面好难受……进去……我要你……进去,里面好痒啊……」
我把舌尖继续向上,顺着她洁白的皮肤游到了她的ru房。ru房很有弹xing,握上去饱挺得感觉就像是一个少女。我嘴
里含住她的一只ru头,舌尖在ru头上上下翻飞,手也没闲着,用二指禅功轻轻的揉捏另一只。


她在我的身下扭动,双手使劲的抱住我的后背,含糊不清的说:「弟弟,你好坏,……姐姐被你……弄的……
快要死了……」她的手在我的下体摸索着,我的jiji早已经是箭在弦上,只等发号令了。


我看她那发騒的样子不忍再折磨她。挺枪入洞,「噗哧、噗哧……」的干上了。在刚入洞的瞬间,感觉她的B
B猛地夹紧了我的jiji,那个爽劲就别提多美了。


我大力的抽cha着,我身下的尤物哼哼唧唧的享受着。脑海里这时闪出一个影子:以前的我的她。我越发的狠了,
什么女人,统统的是他ma的婊子!身下的女人也越发亢奋起来,也迎合着我的动作。


我换了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,她的屁屁很翘,浑圆的tun部让男人看了忍不住摸一下的那种。我抱着她的双挎一
下一下的cha着,让我有一种征服慾。雪白的屁股在灯光的照耀下更加的美丽。


她嘴里呻吟着:「弟弟,你好厉害……姐姐被你弄得……爽死了……我的亲亲……弟弟……我以后永远不让你
离开我……做我的……情人吧……」我说只要你愿意,我没意见。我又换了一个yin阳颠倒姿势,让她在上面搞。


她一下一下的上下动着,我抚摸着她的双ru仔细的欣赏她。她的长发很好看,我其实最喜欢女人留长发,那样
才能显出女人味。不像现在的什么XX春,太中xing了对这种女人没感觉。


我的双手使劲的揉捏她的双ru,她又亢奋起来,动作越来越大。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。眼睛迷离的样子很是陶
醉。我翻身挺枪又搞了她N次。在BB的阵阵紧缩下,她达到了高 chao。我的千军万马也全部she了进去。


她心满意足的样子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。嘴角流露出满足的微笑,躺在我的怀里像小鸟依人般的温柔,我用手
抚弄着她的长发,轻轻的吻她。她还在用手玩弄我的小弟弟,说我的jiji大她老公近一倍。我更加的有成就感了。


后来她去淋浴,我们还在里面大干了一场。只是那次没有这次激烈了。


从此,我做了她的情人……


【完】